预售:哈喽雷先生

编辑推荐 狂帅霸气女狗仔vs高冷傲娇男侦探 你放不下的过去 我陪你查个水落石出 大龄剩女苏小荷陷入人生危机 前有工

价 格:¥18.49(6.9折)VIP专享折上8.5折

原 价:¥26.8

库 存:500

  • 作 者:李梦瑶 著 
  • 出版时间:2017-4-24
  • 出 版 社:江苏文艺出版社
  • 所属分类:图书>青春文学

数量:

 

人气:794

编辑推荐


狂帅霸气女狗仔vs高冷傲娇男侦探

你放不下的过去


我陪你查个水落石出


大龄剩女苏小荷陷入人生危机


前有工资告急腰包瘪,后有闺蜜催婚相亲急


采个稿都能碰到枪林弹雨


好不容易天上掉下个雷先生,能文能武护着她披荆斩棘


But,excuse me


我们就是去酒店探讨了下案情而已


出门就被整个警局叫嫂子真是岂有此理


内容简介





苏小荷自从遇到雷先生,顺溜日子就算到了头。


普普通通拍摄现场一言不合就拔枪扫射,


平平常常上班路上一不留神就撞上跳楼,


穿好了晚礼服去赴一场鸿门宴都能碰到大火差点丢命。


地球太危险,但谁让苏小荷有着走向娱记巅峰的鸿鹄志。


生活处处是惊吓,才能天天领稿费!


何况她有一个智勇双全雷先生,算准了时间就等着将她英雄救美!









作者介绍


李梦瑶,青年作家,浙江省网络作家协会成员。写作10余年,完结作品近20部,代表作品有《笑忘清宫》、《大明宝后》、《笑忘紫金城—海昏侯夫人列传》、《用你的名字取暖》、《哈喽,雷先生》、《金屋藏妖》、《不平凡之路》、《你是我永远的城》、《最后一个王妃》等。近年来定居杭州钱塘江畔,最喜爱的一句话是:真正的平静,不是避开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与众共勉。





目录

第一章 初遇


第二章 惊魂


第三章 惹祸


第四章 冤家


第五章 冲突


第六章 心动


第七章 火海


第八章 相许


第九章 反转


第十章 智斗


第十一章 大醉


第十二章 头条


第十三章 演技


第十四章 线索


第十五章 并肩


第十六章 真相


第十七章 圆满


番外 婚礼



在线试读

、第一章 初遇


“垂死病中惊坐起,实在不想去采访!”尽管这样叫唤着,苏小荷还是以火箭般的速度赶往了事发现场。


虽然刚做记者这一行,但她深知时间就是生命,能抢到这条新闻就是捡回了自己的一条小命。不然,错过好戏的她,绝对能让单位那个“大三八”小阿扁念叨死。


一个古装戏的剧组,正在上演激烈枪战!这不是穿越,也不是剧组在拍戏!一个狂热的粉丝冲进剧组找偶像签名遭拒后,直接掏出枪崩了几个人!天,这是个疯狂的世界!


接到这个线索的时候,苏小荷正在热被窝里做着美梦,梦见自己风光出嫁,小老头小老太卸下多年重担,脸上笑成一朵花。迷迷糊糊间一听到这个线索,她直接来了句:“去你的,少忽悠我!”


她正准备丢了手机接着入洞房,结果就真的听见一声枪响。于是,这不就立马垂死病中惊坐起了吗!


等苏小荷狂奔到了现场才知道,狗血淋淋、天雷滚滚、惨烈疯狂等词,均不能形容这件事的万分之一奇葩。


她的线人小A一边抚胸一边说:“吓死姐了,说了你非不信!的确就是这货来找杨大小姐签名,结果遭拒,唰地掏出一把枪将她崩了!没错,你没有听错,的确是崩了她一枪!”


小A是她大学的学妹,一直混迹娱乐圈,成了她的第一个线人。


除了剧组里的道具,这孩子是第一次见真枪,激动、兴奋……就是没有半点害怕和恐惧。


苏小荷更是像打了鸡血一样激动,连忙问:“死了没?死了没?”


小A说:“没死,崩在腿上,有人扑过去将她抢过来,送到医院了,不然光流血都会死人。你看那边,还有那边,全是血,快成屠宰场了。接着,那个疯粉又开枪崩了几个人,没人敢上前。现在,他挟持人质躲里面去了。哦,对了,咱们的易大侠也被劫持了哦!”


苏小荷一听来劲儿了,易高峰可是当红的小生,风头正劲的NO.1呢,影、视、歌三栖哺乳类爬行明星!要是能拍张他当人质的照片,嘿嘿,小阿扁还不给自己这个月多发二百五奖金?


于是,她赶紧扯着小A说:“带我进去,快!”


小A吓白了脸:“姐,求放过!那货不知道家里是不是开军火库的,弹药充足,有备而来,开了几十枪了,还没消停,你没见警察都不敢靠近吗!”


苏小荷说:“没事,姐姐我福大命大,风里来火里去,这票一定干个大的。到时候小阿扁发了奖金,分你一半。”


分一半出来,苏小荷其实有点肉疼了。但一想到,自己入职三个月来,月月任务完不成,她也只好拼了。


小A却哪里敢要,赶忙说:“饶命,女王殿下!咱不至于为了你家小阿扁那几百块奖金搭上小命,我不干。”


饶苏小荷百般请求,小A还是不乐意,转身就要跑,被苏小荷拎起来硬是抢过了她的工作牌,挂自己脖子上往前挤了过去。


苏小荷凭着剧组的工作证走到前围,还是被警察拦住了。好在里面那个疯粉十分癫狂地左一枪、右一枪地扫射,警察不敢还击也不敢前进,趁着疯粉向这边打了一枪,拉住她的警察抱头躲闪,她立马弯腰过了警戒线冲向那幢二层小楼。任警察在后边如何低声吆喝,她誓死也不回头。


苏小荷一边冲,一边嘴里念叨着:“圣母玛丽亚、僵尸王将臣、况天佑、求叔,请你们保佑我顺利闯过这一关,这个月的任务分分钟就完成了。”


虽然才当记者三个月,但好线索永远都是鸡血,能刺激苏小荷骨子里的疯狂,让她奋不顾身专心投入进去,更何况是这样百年难遇的大案子?她成天写那些娱乐圈的狗血八卦,这种难得的新闻,当然不容错过!


她顺利摸索着,悄悄从房子的一楼到了二楼。外边的警察焦急死了,一边赶紧向上级报告说有鲁莽记者进了凶案现场,一边替这胆大的女记者捏了把汗,偏偏又害怕惊动歹徒,也不敢大声吆喝。他们心里只祈祷雷大侦探赶紧过来,控制住这个局面。


想到雷大侦探,警察们心里稍稍安定了点。虽然他不是警察,但是大案、要案,特别是涉及枪械的案子,却非他不能解决,谁让他是全市唯一一个退役的中南海保镖呢?


据说,当年他还是直接负责首长安全的。这实力!连特警队都请他去上过课,据说标准是一对三十,从此红遍整个警队,顺利被封神。


苏小荷从二楼一个窗户向内观察了里面的情形:一个四十多岁的男子胡子拉碴,穿着倒是十分体面,如果不是手里拿着枪,红着眼睛,一脸疯狂地正在冲着人质吆喝,别人还会以为他是个卖保险的经理。


地上横七竖八地倒了四五个人,看样子受伤都不太严重,像是被吓坏了,有演员,也有工作人员;还有四个人质没有受伤,其中有一个熟人——当红男星易高峰。


这货常常演大侠、硬汉,迷倒了一票大婶大妈,连苏小荷那爱跳广场舞的老娘也是他的粉丝。大侠这会儿却像摊烂泥一样倒在地上,一边痛哭一边求疯粉:“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上有老下有小,求求你啦!”


看他哭的这样子确实没受伤,受伤哪里还能哭得这么声情并茂?以为演话剧呢!


不仅苏小荷烦,连疯粉也烦了:“你不是老演大侠吗?原来是个娘炮啊,真怂!”


易高峰几乎要打自己脸了:“是的,我怂,我娘炮儿,求放过!”


苏小荷赶紧将这一幕拍了下来,心里暗自得意:哈哈哈,拿到想要的片子了,就凭这几张也够火一阵了!题目想什么好呢?


她在心里盘算着,叫“银屏硬汉原来是娘炮?”“大侠易高峰面对真枪被吓尿!”还是“大侠易高峰是个怂包蛋?”……


哈哈!想着这些火爆的标题,苏小荷回放看着相机里的小图,几乎要开心地笑出声来。


就在苏小荷得意间,一个冷冰冰、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了她的太阳穴上。


“滚出去!”简洁有力的三个字,不像疯粉的声音。


苏小荷被吓了一跳,连忙收起相机妥善保护。然后,她抬头一看,只见一个穿着黑色T恤,身体健硕的年轻男人正拿着枪抵着她的脑袋,长相英俊,面相冷酷,有点像日系美男,连五官都是刚硬的直线条。


看着眼前这女记者傻傻地盯着自己,雷觉非皱了下眉头,又低声重复了一句:“滚出去,听见没有?”


苏小荷可不认为他是里面疯粉的同伙,因为不是一个套路的呀。于是,她望着他英俊的面容来了句:“哇哦,你可比里面那娘炮帅多了!”


雷觉非无语,一只手挟着她,另一只手里的枪还抵着她的脑袋,很轻易地就将瘦弱的苏小荷往外拖。


目测这男人有一米九吧?而且,他掐人的手法还很专业,苏小荷哪里抵抗得过?于是,她盛怒暴起:“你是警察?文明执法懂不懂?!”


她直觉地以为,不是疯粉同谋,就一定是警察,不然哪里来的枪?


雷觉非根本不跟她废话,拖着她就往楼下走。


苏小荷还欲挣扎,却惊动了里面的疯粉,几发子弹招呼了过来。一发子弹甚至从苏小荷耳边擦过,她感觉到了热腾腾的火药气儿和头发烧焦的味道。


雷觉非身手非常不错,一只手臂顺势将苏小荷搂进怀里转了几个圈,另一只拿着枪的手就回打过去,一枪就打中了疯粉的一只胳膊——不是拿枪的那只!


在抱着一个人的情况下,他头也没有回,就一枪中的——时间短,速度快,定位精确,相当专业!


苏小荷惊魂未定,还不忘赞叹:“哇,身手真不错,像中南海保镖哎!”


闻言,雷觉非恼火地扫了她一眼,没有说话。然后,他就搂着她翻滚到地上,躲过了第二波子弹。


疯粉中了枪,更疯了,行为完全没有任何章法,仗着子弹多,大叫着扫射过来。雷觉非抱着苏小荷到处翻腾躲避,从二楼滚到了一楼,然后进入厨房躲在了橱柜后边。


苏小荷已经被滚得满脸灰尘了,漂亮裙子也被蹭破了,文胸早就滚脱钩了,雷觉非看着她欲言又止。顺着他的目光,苏小荷这才发现胸部走光了,自己还浑然未觉,她顿时大窘。


苏小荷正要一巴掌扇过去,雷觉非却伸手狠狠地抱住了她,将她压在地上。苏小荷急红了脸,刚要出声,雷觉非就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并示意她闭嘴。苏小荷又羞又急,听见了外边疯粉的咆哮声,当然知道要闭嘴,但是你这个混蛋的另一只手摸在哪里?!


顺着苏小荷的目光,雷觉非这才发现自己一只手捂着苏小荷的嘴,另一只手却按着……他顿时也满脸通红,连忙将手缩回来,却不小心撞上橱柜,发出了响声。响声惊动了疯粉,又是一连串的子弹飞过来,两个人大气都不敢再出。


雷觉非就这样尴尬地压在苏小荷身上,把她憋得满脸通红却不敢吭声。


这家伙身高有一米九吧,体重难道有二百五十斤?像石头一样压着自己,自己肋骨都快断了!嘿,老兄!


待枪声消停,雷觉非用眼神示意苏小荷不要动,伸手在地上拾了一把撒落的锅铲,向另一边扔去。于是,疯粉马上又向那边射击。


雷觉非连忙拉着苏小荷滚出厨房,顺手打过去一发子弹,疯粉就倒在了血泊中。


一枪伤手,两枪毙命,干净利索,要说当场击毙疯粉,绝不短斤少两!


苏小荷简直看呆了,忘记了头一次看死人的不适感,一边掏出刚刚保护得很好的相机准备拍照片,一边兴奋地说:“你这也太帅了吧?!难道你真的是中南海保镖?”


雷觉非掏出手枪,又对准她,直截了当地说:“滚出去!不然开枪了!”


苏小荷才不信警察会开枪,甚至脸上还挂着笑容:“嘁,少来了,警察哪里会胡乱开……”


话还没有说完,雷觉非就一枪崩过来,打在她面前的地上,崩起地板碎屑和灰尘,吓得苏小荷尖叫一声,转身就跑。


等她跑了,雷觉非才想起来:她的衣服破了,胸……他又连忙追上去,在她要迈出门的那一刹那想将她揪回来,却扯下了整条裙子,她身上只剩下松垮垮地挂在肩上的文胸和内裤!


雷觉非觉得头顶乌鸦阵阵飞过,只好将她死死地搂住,然后迅速将T恤脱下来将她裹上!


就在苏小荷被裹上的那一刹那,所有的警察和记者都拥了进来!幸亏雷觉非身手快,要是再晚一秒钟,大家就能看见被扒得几乎只剩下内裤的苏小荷了!


虽然有惊无险,但苏小荷还是恼到了极点——作为一名未婚女性,竟然被一个陌生男人看见了几乎只剩下了内裤的她,而且那内裤还是她不喜欢的款式,这是她绝对不允许的!




回到家,苏小荷一夜没有睡,整整写了四个大版,第二天轰动全城,在所有同行面前挣足了面子,乐得小阿扁追着她叫了三天“小姑奶奶”。


稿子很出彩,有几个亮点:第一,苏小荷冒死进入一线;第二,苏小荷全程参与了疯粉被击毙的经过;第三,苏小荷拍到了易高峰犯怂的样子,那照片、那角度……啧啧啧,都能去参评年度最佳摄影了;第四,苏小荷先是公正地讲述了雷觉非击毙疯粉的帅气过程,然后又在报道中严厉曝光了他冲记者发火,阻止采访的粗暴行为。


她在报道中说雷觉非是个目中无人的便衣警察,却不知道他根本就不是。虽然被曝光,但是公安局长也只是客气地提醒他下次注意方式,便不敢再说什么了。


小阿扁取笑苏小荷:“小盒子啊,你真是太刻薄了,有仇必报,下手还这么狠,怪不得剩下了,让人给你封了斗战剩佛。”


哦,老天!斗战剩佛!


不知道是哪个货给剩女分了级,专科毕业被称为“必剩客”,本科毕业是“剩斗士”,硕士毕业叫“齐天大剩”,而博士毕业的只能被封为“斗战剩佛”,位列仙班,不是凡人了。一个“剩”字极其恶毒地将这些女人的命运定了格,苏小荷是其中一个——二十六岁的女博士,斗战剩佛!


她曾经与总编小阿扁探讨过这个问题。


起因是局长大人问起:“听说你们报社新来了个女博士?读书读傻了,二十六岁还没谈对象?多影响咱报社的光辉形象!”于是,小阿扁这个“老三八”,就颠颠地、一脸坏笑地,跑来问她是怎么剩下的。


苏小荷笑嘻嘻地回答他:“我是为了报社的工作而剩下的,为了咱们的革命事业而剩下的,剩得光荣,剩得伟大!”


小阿扁则透过那厚厚的眼镜玻璃,瞅了瞅她,面无表情地补了一句:“剩得悲壮!”


苏小荷无奈地说:“那我强烈要求死后被追认为烈士,盖国旗上路。”


小阿扁只送了她一个字:“滚……”


总编小阿扁一直不喜欢苏小荷,苏小荷也不喜欢小阿扁,他俩在一起就从来没有安宁过。用单位发行部主任美人凤的话来说,是天生的冤家,相爱相杀,一直配合默契、携手并肩、风雨无阻地共同奔波在卖萌为辅,卖二为主的康庄大道上。


事实上,小阿扁对她还是不错的。昨天,他还悄悄将她喊进办公室,提前通知了单位要选副总编的事,让她做好准备。


当时,小阿扁是这样说的:“小盒子啊,我是想帮你才告诉你的啊。按说你这种新记者是没有资格参选的,但是咱报社外加全局相关单位就你一个博士生,学历高是亮点,局长钦点给你一个机会。你可得好好把握,必要的后门也是得走走的,该送礼送礼,该请吃饭请吃饭,别耽误了大事。对了,一定要保密啊!我只告诉了你一个人,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哦,局里还没有下通知!”


苏小荷笑嘻嘻地开着玩笑:“谢谢总编大人抬举之恩,要我以身相许报答您吗?”


闻言,小阿扁直接砸过来一本样刊,说:“滚!”


走出办公室,苏小荷立马换了一副脸,不以为然地说:“哼,还保密!”


按照小阿扁那种三八的个性和习惯,一般有这种好事,他会只卖给自己一个人?这些天,各个中层都被他悄悄叫上来谈过了。


一般那种说只告诉你一个人,叮嘱你一定要保密的家伙,一定是最大的嘴巴,基本上这事儿已经暗中公开了。有个词,叫心照不宣。还有个词,叫公开的秘密!


但是,选副总编的确是大事儿。


鬼知道,她这化学专业毕业的女博士,为什么要来当八卦记者?对此,苏小荷以为,自己被关在实验室里太久了,需要好好颠覆一把,而要来就来个极限的,前几十年一直在枯燥地学习,后几十年就混娱乐圈好了。所以,她就成了唯一一个女博士级别的八卦记者,俗称“小狗仔”!


她心里很清楚,学历高的她,就算有机会,也斗不过那群老狐狸;而就算她退出,估计另外五个人也不会放过她,争副总编之事,一定会在这个本身就聒噪的报社里掀起腥风血雨。


如何才能远离这场政治斗争的旋涡中心,避免躺着中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