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山一浮生

Twentine,晋江文学网签约作者,著有现代言情小说《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阿南》《有生之年》《忍冬》,古代言情小说《寂静深处有人家》《浪

价 格:¥22.08(6.9折)VIP专享折上8.5折

原 价:¥32

库 存:500

  • 作 者:Twentine 著 
  • 出版时间:2017-4-11
  • 出 版 社:
  • 所属分类:图书>新品

数量:

 

人气:822

内容推荐


这是一个傻子,遇见另外一个傻子的故事。


小春是薄芒山下的一个药农,几个月里她种的药接二连三的以一种异常吊诡的方式被偷。


为了找寻偷药贼,她只身一人进深山跟踪


最终,逮住一个“非人类”奇怪的他


开始一段奇妙的练剑之路


这一路有惊喜有意外有未完待续的故事


他说:“小春,我来找你了。”


就算我不再是从前的我,就算我永远无法回忆起过去的事,只要这青山明月还在,你还在,那故事便还在。


作者介绍


Twentine,晋江文学网签约作者,著有现代言情小说《那个不为人知的故事》《阿南》《有生之年》《忍冬》,古代言情小说《寂静深处有人家》《浪人天涯》《一笔多情》《深山有鬼》,《我家二爷》《皇帝与野狗》(精悍短篇)。作者文笔犀利独特,擅长用平实的语言刻画现实中平淡的生活,于平淡的生活中写出与众不同极富魅力而又引人入胜的不平凡,触动人心。


书摘


1.多久,究竟过去了多久。


李青自己也不知道。


他唯一的记忆,是朦胧而昏暗的一片,什么也不知,什么也不晓。他不知道自己是什么,也不知道那样过了多久。


虽然一无所知,但是他依旧有着感觉。


他能听到枯叶落到沼泽上的声音;能听到风吹过树林的声音;能听到鸟兽的嘶叫,也能听到山野的低鸣。


但是,在这所有的声音之中,他最爱一种。


那声音悲悲喜喜,起起伏伏,总是在不停地变换,却又冥冥之中处于一条命定的道路上。


那便是人的声音。


2.老汉瞧着李青,“我从前便告诉过你许多次,莫要在他人面前显露本真,你一直记得牢靠,怎地这回突然变了。”


李青静静地站着,面色低落,像个做错事的孩童。


老汉:“我不是在训斥你。”


“咕噜……”


老汉:“哦?”


李青低声道:“她不会害我。”


老汉:“你如何知晓。”


李青低着头不说话。


老汉坐直身子,看着李青道:“你如何知晓。”


李青站在地上,显得有些局促。


老汉又躺了回去。


“你啊,尚不知人心之险恶,世路之无常。”


“……咕噜。”


3.小春:“何况小女家世微薄,也买不起太好的剑,贺大哥不会弃嫌吧。”


贺涵之好整以暇地摇头道:“怎会。”


小春:“那……咱们何时开始啊。”


贺涵之悠闲地看了看四周,道:“那就现在吧。”


小春斜眼,看见贺涵之站直身,稳步来到小春面前。


“小春,剑之道,在于还剑本真。剑式可掌,剑真不易得。”


小春打了个哈欠,“唔,有道理,然后咧。”


贺涵之:“没了。”


小春惊讶道:“没了?”


贺涵之点点头,“懂了么。”


“……”


懂个屁。




4.“你知道,人和其他的东西有什么区别么。”


李青:“区,区别?”


贺涵之不管他疑惑的表情,轻声道:“这世上最繁杂的便是人。因为人有心,人有情。你现今元神不全,即使修得人形,也无法洞悉人性。我恐怕你现在连自己的感觉都找不出缘由。你这样,还不如做一柄剑。”


李青抬起头,“什么意思。”


贺涵之不再说话,跃下屋檐离开了。


李青听得他走了。贺涵之最后的那句话让他觉得不舒服。


什么意思……




5. 他说:“小春,我来找你了。”


就算我不再是从前的我,就算我永远无法回忆起过去的事,只要这青山明月还在,你还在,那故事便还在。


何为天命。


“这世上有一条道路,在行者千回百转之后,依旧是唯一的归宿,那就是天道。而顺应这条道路,于我而言,便是天命。”


小春看着面前这个巍峨高大的男人,他像神明一样屹立山巅。不过她并没有被这霸气的皮囊震慑住,因为她知道,在这皮囊下,藏着的是那个蠢得不能再蠢的剑灵。


其实,他们之间还有好多好多事要解决,可她不愿去想,也懒得去想。


何必呢。


青山青水青夜月,傻人傻剑傻福天。


晕晕乎乎地,小春挤着自己的破锣嗓子,轻轻地嗯了一声。


“小春,我来找你了。”


“嗯。”


6. 今夜无星,只有一个硕大的月亮挂在天际。


白白的,凉凉的。


不知怎么,小春看着看着,忽然就想起了李青。


他就像那轮月亮一样。


沉默、孤寂、高高在上。


月光一路跟着小春,就好像在同她讲话。问她还记不记得,那段月光照耀两人的时光。


7. 李青安安静静地等着。


小春走了一会,猛然转过头,瞪着眼睛看着李青。


她不是真的傻子,有些事,朦朦胧胧之间,她也懂了个七七八八。


树下的这个沉静的男人,埋藏在风霜与岁月的星河中。两年里,他很少很少入小春的梦里,有时小春在面对群山的时候,会有种她根本不曾遇见他的错觉。


卫青锋说,他走上了自己的道路。


剑镇青山,那是他的宿命。


小春从不敢反驳卫青锋的话。虽然有些时候,她也有些疑惑。


非是质疑,她只是偶尔间,想要问一句——


那之后呢。


当他寻得世间万剑锋芒,当他守得悯剑山庄百年繁荣,当天命终结,剑钝,气衰,他又当如何。


她怕,因为她曾见过梅茹的终途。